「散文詩」超蘭芳:村莊里的父母

   信息來源:fdTrytNxC

村莊里的父母

( 散文詩三章 )

文/超蘭芳

沉默的季節

誰的淚水,瞬間在視線中凝固,宛如風中的訴說,凄凄戚戚。

沒有人能夠挽留遠行的腳步,總在一次次守望中擱淺。

我聆聽哭泣的文字,在褪去顏色的樹枝上滴滴答答,幽幽婉婉滴落在斑駁的字里行間。

那是遙遠的傳說,搖曳村莊古香古色的回憶,讓一種飛翔穿越土地的靈魂。

被誰撩起的黑夜的情愫,輕灑在歲月的邊緣,從鄉間的戲臺上,我讀懂了一種異鄉的落魄。

父親的的旱煙袋,依舊在明明滅滅中傳遞著生命的輝煌,我無法分辨,滑向遠方的流星,是否帶走了呢喃中的犬吠。

青石板上刻下的諾言,早已被季節的輪回模糊,一如樹梢上的那輪彎月,總在不經意間,收割散發泥土氣息的鼾聲。

昨夜的星辰,已在時間的琴弦上隕落,等待的終曲,依舊在季節的尾聲里沉默。

而我,始終挪不開跋涉的步履,結滿薄冰的水面,被誰輕輕地拱開,我看見自己的影子,在圈圈漣漪中越發蒼老。

在疲憊的旅途中

港灣寧靜得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,我感覺海浪席卷著別離的私語,切入我的肌體、我的脈搏。

曠野上的蟲鳴,變得稀稀落落,仿佛村莊白茫茫的嗚咽,連同父親的咳嗽,陪伴從童年到青年。

驀然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是輕煙繚繞的故園。從母親渾濁的目光中,我讀到了歲月的無情,也讀懂了親情的流瀉。

從夢開始的地方出發,一切是那么的陌生,一切又不是那么陌生。

就像每一次的回首,我都能感覺到疲憊旅途中的那一點點念想,那一點點溫馨。

伸向天空的手指,顯得不再爛漫,分明有一種心靈的幻象,洋溢在捻轉的睡夢中。

那條老去的小船,再也承載不起被風打撈的燈光,而柵欄上晾曬的漁網,也始終網不住河邊苦澀的風。

寂寞許久的船篙,卻在低矮的墻角變得不再光滑如初,如同父親手中的拐杖,總在一次次顫栗中沒有了青春的色彩。

母親的歌謠

置身于故鄉的竹園,讀懂一只背簍的心情。

小時候,背簍是我的搖籃,也是我的坐騎,懸掛在美麗母親的背后,我撫摸著隨風飄逸的秀發,在母親的歌謠中,甜甜的睡去。

慢慢長大的日子,背簍是虔誠的守望,想象母親變戲法般,從背簍里變出各種我喜歡的東西。

再后來的日子,我離開了家鄉,背簍也離開了母親,母親卻將背簍里的東西,連同愛一起裝進我遠行的行囊。

我感覺到行囊中,有母親的體溫和柔情,陪伴我度過了許多個不眠的夜晚。

再次回到家鄉,母親的背簍早已不在,母親拉著我的手,總是問長問短,我又一次感覺到原本被我牽掛的背簍,卻是陪伴我一直走過的母親。

輕撫著竹園中拔節生長的竹子,我聞到一股馨香,是那么的熟悉,讓我魂牽夢繞。

輕撫著母親花白的頭發,淚水濕潤了我的眼簾,我想起曾經背簍中母親的歌謠,悠長而悠遠。


薄壁無縫鋼管 http://jnfbdj.com/
蜘蛛池